滑升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升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回归人的城镇化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7:56 阅读: 来源:滑升门厂家

回归人的城镇化

中国有句古语叫“郡县治,天下安”,推进新型城镇化被定调为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并被寄予改革厚望,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十八大后,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不同场合多次重点强调,“城镇化”成为近期舆论在讨论中国下一步发展时频频提到的一个热词。新型城镇化被定位为中国经济未来10年新的增长点。  但城镇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改革,难度不亚于另一场“摸着石头过河”的大规模经济改革。  当下,中国经济正步入深度调整期,潜在增速下降是不争的事实。而促消费、刺激内需,成为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现长期健康良性发展的关键。  被寄予厚望的新型城镇化,不应向过去的发展模式低头,而应更关切民生。  民生的城镇化  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说“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0年中国流动人口数量达2.21亿人。“为了生活”,他们来到城市,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因不拥有城镇户籍、收入较低,难以在工作地“居住”下来“生活得更好”。   据统计,江苏省在城市稳定就业半年以上的农民工有1000万人,如果加上临时、流动人员,在城市生活的农民工更是一个庞大群体。2008年,江苏专门出台意见,允许在各行各业表现突出的优秀农民工率先落户城镇。据测算,目前全省符合条件的优秀农民工有2万多人,但因为高房价等原因,仅有1%落户城镇。  江苏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表示,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1.27%,实际上是指统计学意义上的城镇化率,前提就是2亿农民工和7500万流动人口已经完成了非农的转移,这当然是一项非常大的成就。另一方面,我国的户籍城镇化率只有35%,与目前的统计数据相比,存在着16个百分点的差距。如果我们今后制定的任何有关城镇化的政策,仍然过多地关注城市形态的改变,忽视2亿多非农转移人口公共服务的改善,新型城镇化就很难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变革。  李铁表示,每当谈到土地价格的问题,大家更加关注的是房地产用地,其实,我国工业用地的规模远远超过了房地产用地,而且工业用地是零地价,甚至是负地价,在这一块各级政府都是赔钱的。因为各级政府都要招商引资,就利用低廉的土地成本引来企业,带来大量劳动力。没有这种特殊的制度安排,城镇化也达不到现在的目标。  所以,我国的城镇化走到今天这个程度,不能说过去的制度都是好的,也不能说都是坏的。城镇化还是要往前推进的,但要解决问题,首要解决的就是非农就业的问题。同时,我们要看到,过去各地政府的城市建设投资,开发商是最大的获利者,实际上,城市户籍居民才应该是最大的获利者。  “因此,我们面临的不是简单的城镇化问题,是在一个既定的利益框架中如何重新决策的问题,2亿农民工和7500万流动人口能否成为决策的出发点,将会决定新型城镇化是否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变革。”李铁说。  2亿多非农转移人口的所有问题能够一次性解决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使付出了整个公共支出,也不可能解决积累下来的所有问题。李铁认为,改革不是一下子打翻过去的东西,改革需要在不同的利益环境当中寻找更好的办法。“举例来说,我们可以首先解决20%的已经举家搬迁的农民工的问题,这部分大约有4000万人口,他们已经在城市里生活十几年了,但还没有城市户籍,是否可以首先考虑解决这部分人的问题,再分批次地解决其他人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可行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认为,扩内需一条主线就是城镇化,也就是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问题,政府应在医疗、养老、住房、教育等方面缩小待遇差别,实现更加均衡广泛的公共服务。  新一轮的城镇化势必将更加注重“质量”,不仅是要让农民进城,还要以产业转移为依托,确保农民进城后能找到稳定的工作并享有市民待遇,真正做到“安居乐业”。业内人士认为,城镇化的推进可能先从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入手。  “城镇化是个漫长的过程,当你城镇化做到位的时候,事实上全面小康已经实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也实现了。”申银万国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称。  40万亿投资的过热隐忧  2012岁末,由发改委主导的《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2011-2020年)》初稿已编制完成。该规划称“城镇化将在未来十年拉动40万亿投资”。此外,近期福建、江西、云南、等地纷纷出台城镇化体系建设规划方案。  10年40万亿,每年就是4万亿。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国政府推出了4万亿刺激计划,这促使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而如果此后城镇化每年拉动4万亿投资,这对中国经济而言,将是一个新的发动机。  2013年,城镇化改革的综合配套措施将会相继出台,主要包括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及教育等方面。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目前正是中国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的黄金期,2011年中国的城镇化率为51.3%,正处于加速发展的区间。未来5至10年,人口城镇化将形成支撑中国发展转型的动力,如果这一时期城乡一体化的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有重大突破,城镇化率有可能达到60%至65%。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表示,带动40万亿投资,据说是按照每年1000万人进城、人均年投资4万来算的,其实很模糊,主要是基建、城市教育医疗卫生等配套,还有相关产业的投资。  毫无疑问,投资仍然是未来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内容,但在各地陆续公布的城镇化方案中可以隐约嗅到投资过热的风险。  在各地大张旗鼓建设城镇化的同时,一个颇为尴尬的现实是,现在国内众多的县级市要建超高层写字楼。县级市的经济实力有限,人口不多,市场容量相对狭窄,但房地产发展走了大城市的路子,甚至很多地方为了搞面子工程,不仅提出建设一些地标性超高层建筑,还要大搞“城市综合体”。而另有一些城市以加速城镇化进程为幌子,以建设工业园区为名,以获取土地出让收入及相关税费为目的,大搞扩城、造城运动。  投资对于拉动经济可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在当前稳增长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很可能打着城镇化的旗号,大搞房地产投资和建设。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今年两会后地方政府完成换届后,新一轮的大干快上可能又是箭在弦上。  观察人士指出,这种路子仍旧是投资主导、单一的扩张城市建设,显然没有将城市土地扩张要与农业人口转移相结合。没有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的政策意图。  值得担心的是,类似于2008年在“抗危机”和“保就业”的口号下,地方扩张冲动不仅带来了通货膨胀、房价飞涨、财政金融风险加大等显性风险,还进一步恶化了经济结构和私人部门的生存空间。城镇化的异化可能再次结出无序扩张的恶果,甚至成为“圈地运动”。  有专家说,一旦城镇化出现急躁、冒进的情况,其后果很难预料。2012年在国家严厉的调控下,地方政府偿债能力和财政状况面临严峻考验。为了追求城镇化快速发展,有个别大城市房地产投资已占固定资产投资一半以上,获得的土地财政收入占比有的城市高达50%以上。有专家警告说,要警惕片面追求基础设施建设、做大GD P.  此外,还有市场人士担心,城镇化加速推广,并带动大规模的投资,会否导致高通胀的出现。  “新型城市化需要面临的实际问题有很多,还包括决策由短期化向长期化转型等,都是一些制度行为,涉及全方位的制度改革。现在,很多研究城镇化的专家、学者,张口闭口大中小城市,还没有意识到新型城镇化的转型关键在于制度、体制的转型,关键在于方式和观念的转型。”李铁说。  新型城镇化本来可以成为一种刺激消费和内需的制度性变革,也有可能转化成为过去常见的政府投资带动,我们需要拭目以待。  中国有句古语叫“郡县治,天下安”,推进新型城镇化被定调为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并被寄予改革厚望,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十八大后,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不同场合多次重点强调,“城镇化”成为近期舆论在讨论中国下一步发展时频频提到的一个热词。新型城镇化被定位为中国经济未来10年新的增长点。  但城镇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改革,难度不亚于另一场“摸着石头过河”的大规模经济改革。  当下,中国经济正步入深度调整期,潜在增速下降是不争的事实。而促消费、刺激内需,成为中国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实现长期健康良性发展的关键。  被寄予厚望的新型城镇化,不应向过去的发展模式低头,而应更关切民生。  民生的城镇化  古希腊先哲亚里士多德说“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0年中国流动人口数量达2.21亿人。“为了生活”,他们来到城市,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因不拥有城镇户籍、收入较低,难以在工作地“居住”下来“生活得更好”。   据统计,江苏省在城市稳定就业半年以上的农民工有1000万人,如果加上临时、流动人员,在城市生活的农民工更是一个庞大群体。2008年,江苏专门出台意见,允许在各行各业表现突出的优秀农民工率先落户城镇。据测算,目前全省符合条件的优秀农民工有2万多人,但因为高房价等原因,仅有1%落户城镇。  江苏只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表示,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1.27%,实际上是指统计学意义上的城镇化率,前提就是2亿农民工和7500万流动人口已经完成了非农的转移,这当然是一项非常大的成就。另一方面,我国的户籍城镇化率只有35%,与目前的统计数据相比,存在着16个百分点的差距。如果我们今后制定的任何有关城镇化的政策,仍然过多地关注城市形态的改变,忽视2亿多非农转移人口公共服务的改善,新型城镇化就很难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变革。  李铁表示,每当谈到土地价格的问题,大家更加关注的是房地产用地,其实,我国工业用地的规模远远超过了房地产用地,而且工业用地是零地价,甚至是负地价,在这一块各级政府都是赔钱的。因为各级政府都要招商引资,就利用低廉的土地成本引来企业,带来大量劳动力。没有这种特殊的制度安排,城镇化也达不到现在的目标。  所以,我国的城镇化走到今天这个程度,不能说过去的制度都是好的,也不能说都是坏的。城镇化还是要往前推进的,但要解决问题,首要解决的就是非农就业的问题。同时,我们要看到,过去各地政府的城市建设投资,开发商是最大的获利者,实际上,城市户籍居民才应该是最大的获利者。  “因此,我们面临的不是简单的城镇化问题,是在一个既定的利益框架中如何重新决策的问题,2亿农民工和7500万流动人口能否成为决策的出发点,将会决定新型城镇化是否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变革。”李铁说。  2亿多非农转移人口的所有问题能够一次性解决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即使付出了整个公共支出,也不可能解决积累下来的所有问题。李铁认为,改革不是一下子打翻过去的东西,改革需要在不同的利益环境当中寻找更好的办法。“举例来说,我们可以首先解决20%的已经举家搬迁的农民工的问题,这部分大约有4000万人口,他们已经在城市里生活十几年了,但还没有城市户籍,是否可以首先考虑解决这部分人的问题,再分批次地解决其他人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可行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认为,扩内需一条主线就是城镇化,也就是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问题,政府应在医疗、养老、住房、教育等方面缩小待遇差别,实现更加均衡广泛的公共服务。  新一轮的城镇化势必将更加注重“质量”,不仅是要让农民进城,还要以产业转移为依托,确保农民进城后能找到稳定的工作并享有市民待遇,真正做到“安居乐业”。业内人士认为,城镇化的推进可能先从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入手。  “城镇化是个漫长的过程,当你城镇化做到位的时候,事实上全面小康已经实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也实现了。”申银万国宏观经济分析师李慧勇称。  40万亿投资的过热隐忧  2012岁末,由发改委主导的《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2011-2020年)》初稿已编制完成。该规划称“城镇化将在未来十年拉动40万亿投资”。此外,近期福建、江西、云南、等地纷纷出台城镇化体系建设规划方案。  10年40万亿,每年就是4万亿。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中国政府推出了4万亿刺激计划,这促使中国经济在全球率先复苏。而如果此后城镇化每年拉动4万亿投资,这对中国经济而言,将是一个新的发动机。  2013年,城镇化改革的综合配套措施将会相继出台,主要包括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及教育等方面。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目前正是中国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的黄金期,2011年中国的城镇化率为51.3%,正处于加速发展的区间。未来5至10年,人口城镇化将形成支撑中国发展转型的动力,如果这一时期城乡一体化的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有重大突破,城镇化率有可能达到60%至65%。  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表示,带动40万亿投资,据说是按照每年1000万人进城、人均年投资4万来算的,其实很模糊,主要是基建、城市教育医疗卫生等配套,还有相关产业的投资。  毫无疑问,投资仍然是未来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内容,但在各地陆续公布的城镇化方案中可以隐约嗅到投资过热的风险。  在各地大张旗鼓建设城镇化的同时,一个颇为尴尬的现实是,现在国内众多的县级市要建超高层写字楼。县级市的经济实力有限,人口不多,市场容量相对狭窄,但房地产发展走了大城市的路子,甚至很多地方为了搞面子工程,不仅提出建设一些地标性超高层建筑,还要大搞“城市综合体”。而另有一些城市以加速城镇化进程为幌子,以建设工业园区为名,以获取土地出让收入及相关税费为目的,大搞扩城、造城运动。  投资对于拉动经济可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在当前稳增长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很可能打着城镇化的旗号,大搞房地产投资和建设。更加令人不安的是,今年两会后地方政府完成换届后,新一轮的大干快上可能又是箭在弦上。  观察人士指出,这种路子仍旧是投资主导、单一的扩张城市建设,显然没有将城市土地扩张要与农业人口转移相结合。没有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着力提高城镇化质量”的政策意图。  值得担心的是,类似于2008年在“抗危机”和“保就业”的口号下,地方扩张冲动不仅带来了通货膨胀、房价飞涨、财政金融风险加大等显性风险,还进一步恶化了经济结构和私人部门的生存空间。城镇化的异化可能再次结出无序扩张的恶果,甚至成为“圈地运动”。  有专家说,一旦城镇化出现急躁、冒进的情况,其后果很难预料。2012年在国家严厉的调控下,地方政府偿债能力和财政状况面临严峻考验。为了追求城镇化快速发展,有个别大城市房地产投资已占固定资产投资一半以上,获得的土地财政收入占比有的城市高达50%以上。有专家警告说,要警惕片面追求基础设施建设、做大GD P.  此外,还有市场人士担心,城镇化加速推广,并带动大规模的投资,会否导致高通胀的出现。  “新型城市化需要面临的实际问题有很多,还包括决策由短期化向长期化转型等,都是一些制度行为,涉及全方位的制度改革。现在,很多研究城镇化的专家、学者,张口闭口大中小城市,还没有意识到新型城镇化的转型关键在于制度、体制的转型,关键在于方式和观念的转型。”李铁说。  新型城镇化本来可以成为一种刺激消费和内需的制度性变革,也有可能转化成为过去常见的政府投资带动,我们需要拭目以待。

英国alevel考试

补习ib

alevel考试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