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升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滑升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育碧成都声明背后实习生谎称高管玩弄4家公司

发布时间:2020-02-11 05:04:58 阅读: 来源:滑升门厂家

9月1日,成都育碧电脑软件有限公司(下文称“育碧成都”)对外公开一份声明,称曾于2008年3月24日被育碧成都雇佣,从美术实习生转为初级模型美术师,2010年5月14日离职的张文某,并非育碧成都美术总监,从未拥有公司股份。

育碧成都在业内一直低调,为何一反常态为一名已离职4年的普通员工外发声明?这份声明背后,是4年来,张文某自拟“持有育碧成都股份的美术总监”身份,在成都手游圈游走,将4家企业玩弄于鼓掌,意图“空手套白狼”的恶性事件。

(育碧成都声明,已由育碧授权刊登)

张文某和4个公司的故事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张文某为成都A公司和B公司的自然人股东。A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也就是在张文某从育碧成都离职后2个月成立,B公司在年10月成立,A公司形同空壳之后。

图1,是曾与张文某有过合作关系的君君,在一封群发邮件中罗列的张文某在对外介绍自己的言论。在2013年12月,张文某来游戏茶馆拜访,希望能推广其手游新品《* 图腾》,在2个小时的深入交谈中,下图所罗列第1、2、4、5、7点,他曾在谈话中提及。

(图1:君君整理的张文某对外介绍用语)

《*图腾》并非张文某旗下2个公司产品,是由成都C公司开发,张文某担任这个项目的运营负责人。

“2013年,我的前同事松松从公司离职后,我邀请他来和我一起创业,开发手机游戏。但是,组建美术团队需要时间,项目一时无法开展,这时候松松推荐了张文某。推荐理由是,前育碧美术总监、有50多人的美术团队、在国外有一款页流水过100万美金的页游要开发手游版。”成都C公司CEO杨先生说,松松是和他合作多次的兄弟,双方比较信任,“张文某负责《* 图腾》的运营,张文某的好友杨文理负责策划,我们负责研发。”

杨文理,是张文某推荐加入成都C公司的。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杨文理和张文某同为成都A公司的自然人股东,杨文理是法人代表。(见图2)

(图2:张文某的A公司注册信息)

上文中,松松在推荐张文某的时候,其中一个推荐理由是“张文某有一个50多人的美术团队”,这个团队,就是成都A公司,现有员工不到10人。

在百度贴吧,有一个发于2012年1月31日的帖子:“成都A公司是个骗子公司啊,里面的人老会吹了……说自己是育碧总监欺骗别人..经过证实根本就不是,里面工资又低,都是骗人的……”这个帖子下,共有6个回复。(见图3)

(图3:2012年1月31日有关A公司的发帖和跟帖)

2014年4月29日,杨文理签署了5份补偿协议,“因公司资金周转问题,兹有A公司补助给**,共计人民币七千三百元整(7300元),于2014年8月31日前分期支付。”

A公司某离职员工说:“已有八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这7300元的补偿,其实就是那8个月的工资,每个月2000多元。我们没有社保,2013年发了500元的年终奖。”8月31日的截止日期已过,钱还没完全到账,“近期,我们打算拉横幅讨薪。”

游戏茶馆已与5为补偿协议对象中的3人取得联系,得到一致回复。

在交谈中,这位A公司离职员工说,早在A公司做自己项目之前,靠接美术外包业务,公司还是能按时给员工发工资。这里提到的“自己的项目”,其实就是《* 图腾》。

(图4:A公司和员工签署的补偿协议)

截止2014年4月,A公司已拖欠5位员工8个月工资,而在2013年10月,A公司发不出工资的那段时间里,张文某和杨文理又注册了另外一家公司——成都B公司。张文某出任法定代表,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张文某和杨文理。(图5)

2013年10月,成都C公司的《* 图腾》研发已接近尾声,负责产品运营的张文某压力越来越大,在一次大会上,张文某机缘巧合认识了在成都某咖啡供职的龚文某。“张文某把龚文某带到C公司公司,建议让龚文某负责整个游戏的推广工作,并提出‘塔防2.0’的概念,试图将游戏千万代理出去。”

事后,C公司CEO杨先生回忆说,张文某一致宣称有很多发行商抢着代理《*图腾》,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产品有问题,根本代不出去。”

“当我们一起开会讨论进度安排时,多次定下了游戏代理出去的时间点,张文某都没能兑现,反而杨文理提出大量策划方案变更。直到最后,我们开发人员忍无可忍,终止此次合作。”

(图5:B公司注册信息)

事情发展到这儿,并没有结束。这只是张文某与3个公司的故事。

“2014年后,我们决定在创业场申请场地做手机游戏,但评审刚过,不能马上申请到场地,我们在发愁的时候碰到了龚文某,他称在软件园申请了一间办公室,可以暂时合用,让我们落地过渡。”成都D公司的CEO张先生说。这家公司,就是被张文某等人“玩弄”的第四家公司。

入驻进去后,张先生才得知那间办公室并非龚文某申请。“当时我们非常感激地接受了帮助,在最初心存感激的半个月时间里跟龚文某交往频繁,也得知了他马上也从某咖啡离职在手游行业创业。”

在和张先生的来往中,龚文某称手中的demo,要1000万人民币才代理,而且目前已有人开价。这里,龚文某手中的demo,就是《* 图腾》。

有关《* 图腾》的产品情况和代理价格,游戏茶馆询问了几位常驻成都找产品的发行商,“龚文某说自研了一款大作,要价1000万代理金,如果没有1000万的准备不给看Demo,看了也不给包做测试,称产品不用测,一看就是千万级。”

事实是,没有一家发行商愿意千万代理《* 图腾》。但在寻找代理商的过程中,这款产品却为龚文某、张文某、杨文某打开了另外一条路——和成都D公司合作开发塔防3.0,《* 图腾》2代。合作模式和C公司的合作模式几乎一样,D公司负责研发,杨文理担任策划,张文某负责产品运营,并提供美术支持。

但,这个合作在开始不到2个月里中断。张先生发现了“合作”伙伴的不可信。

不料,在张先生试图提出中断合作的时候,却受到了龚文某的质问与责骂。“我觉得,这种人是搞乱行业的,应该让他们曝光,要不然他们还会再坑其他开发者。”

随后,张先生挺身,将曾经在A公司上班被拖欠8个月工资的员工,《* 图腾》的研发公司C公司CEO,曾和张文某深谈的人,育碧成都公司在职老员工等,拉入一个名为“净化行业环境”的微信群。

在这个群里,张文某、杨文理、龚文某等人曾经的言论和行径被拆穿。

张先生讲述D公司与张文某的合作始末

2013年底,张先生打算转型做手游,团队缺乏美术和策划,又需要投资,在这个特殊阶段遇见的龚文某等人,不仅为他们提供过渡场地,也在热心地帮忙联系投资人。“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 图腾》画面不错,龚文某是我的恩人,而且在和发行商谈代理的时候,的确要价1000万元,又告诉我说游戏是育碧前总监带队开发,我就在没深入玩这款游戏的前提下,信了。”

一次,张先生和龚文某在路上偶遇张文某和杨文理,张文某以张先生团队不成熟为切入点,告诉张先生他自己做游戏时碰到的各种难题,建议在走过一个完整的游戏流程后,再拿投资。“他建议我和他们合作,开发《* 图腾》3.0,先练练手再拿投资。”

已有完整的策划、圈套的美术,现在就需要技术人员把游戏重新构建一遍。“张文某说我们可以合作开发,游戏上线盈利后,给我们30%-50%的分成。”2014年4月16号,《* 图腾》3.0,正式启动。

“但是在合作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项目无任何进度,反而张文某和杨文理跟我方团队讨论的是我们的技术水平。一个月后,称自己曾月薪4.6万元的杨文理没有提出完整的策划方案。”

“杨文理称,只有在夜晚深更半夜的时间才有思路和灵感,在这个理由下,他每天迟到早退严重。白天所有在办公室的时间里,基本都是跟这个人吹吹牛和那个人卖卖嘴。”

张先生记录了杨文理1个多月的上下班作息时间,在岗时间不到30小时。

“从从他暴露出来的能力和人品问题,我们开始渐渐的怀疑这整个事情的始末,逐渐去验证有关张文某、杨文理、龚文某等人曾经和正在说的每一句话,可悲的是所有表达没有一句是真实可信靠谱的。”

“但,有一件事是真实的。”4月16日项目启动后两天,杨文理带了4个做3D的美术团队,但是待了不到三天,集体离职走人。当张先生再联系他们,已从A公司离职。“从他们口中,再次印证了我之前对张文某的判定,下决心和他们终止合作。

而这里提到的4个3D美术,正式被炎上科技拖欠了8个月工资的5个人中的4人。

此后,张先生的团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搭建齐备,自己的新项目方案开始着手转移大家的精力,从塔防3.0项目上分离出来,对张文某、杨文理等人的忽悠置之不理,准备慢慢将其边缘化。

谁知,6月初,龚文某上门找张先生沟通塔防3.0的项目进度,提出三个相关问题:第一,大家还要不要继续合作,请明确回答;第二,如果继续合作请给出详细的项目开发时间表,并保证产品顺利上线;第三,要注意整个项目的保密工作,如果不合作之后发现使用了他们项目的思路或者代码就会走法律程序。

“当我听完这三点要求之后,我差点笑抽,强压怒火的按倒序回答了他们,第一,项目的保密工作乃无稽之谈,这个项目他们自己在外暴露的机会和次数可以说不计其数,加上整个代码一句一个标点符号都是我们从零开始搭建的,你们有什么脸面跟我们谈保密的问题,如果有知识产权证明文件请你们拿出来;第二,项目从4月16号立项的当天开始就已经有明确详细的时间周期表和每个人的详细分工,请问你们所谓牛逼的美术在哪里,你们牛逼的策划都策划的是什么玩意,就你们那样的破烂策划,我们这边按策划所能表达出来的东西已经完成80%的技术搭建了。第三,至于合作不合作的决定权不在我们,是你们需要想清楚如何做,怎么策划,美术不能全部用替代图来体现,然后配合我们一切的工作基础,包括开发设备,这是关键。在反复纠缠无果之下,我最终明确的回复从今天开始大家终止一切合作。”

也是自那时起,张先生决定揭发张文某、杨文理、龚文某等人的事情。也就是上文,我们提到的“净化行业环境”微信群。

而后,育碧成都相关人员与成都本地和张文某有过接触的研发商、A公司曾就职员工、D公司CEO张先生、C公司CEO杨先生、成都本地发行商等面谈,核实图1内容,确为张文某在这4年来对外介绍自己的说辞。

育碧成都法务与张文某所成立的B公司法务刘庭沟通,得到这样的回复:“您好,情况不属实,我们公司最近遭受同行恶意攻击,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各种说辞挑起事端,我司法务也在收集证据,张总作为我司股东之一,从未再任何正式场合提及曾入职ubi,更何况是没影的所谓艺术总监。况且张总并不是我司对外商务在成都的时间很少,3个月前已离开成都。”

事后,经多方证实,这个名为“刘庭”的B公司法务回复上文短信的手机号,就是张文某的常用手机号。

而有关张文某和育碧成都的关系,也在育碧人事部门的相关文件里得到证实:2008年3月24日被育碧成都雇佣,从美术实习生转为初级模型美术师,于2010年5月14日离职。

附注:

游戏茶馆6月底开始跟踪这个事件,曾试图采访龚文某,他现在自己创业成立了E公司,但在提及此事时表示“张文某是自己公司的投资人,除此之外再无关系,一年只见2次面。和他并无太多接触和了解,对目前张文某一系列事件,保持沉默。”

游戏茶馆也期间几次拨打张文某的电话,均未拨通。10天前,成都某公司员工曾在地铁遇见张文某,和他攀谈,张文某称,“刚刚从CJ回来,准备去洛杉矶定居。”

而张文某目前是否在成都,无处可知,此前有某游戏行业人士透露,张文某在成都的住所,为一个不到14平米的单间,无女友。而成都B公司,也就是张文某所开的第二家公司,近日在微博发出声明,新产品即将推出。

办理外国人工作签证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

中山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中山工作签证移民

深圳工商税务合作

深圳注册公司商标

广州注册公司要求